同是德国二战军官,为何一个被判绞刑另一个可以颐养天年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好文分享

今天咱们来说一下两个将军。

第一位将军是Alfred Jodl(阿尔弗雷德·约德尔),德国国防军最高统帅部作战部长。他一生充满了德国对军人的荣誉感,他懂政治、懂军事。但是不关心政治,他认为政治是政客的事情,作为军人就该忠于军人的天职。他非常忠于希特勒。只要希特勒说打,他就研究怎么打,从不过问为什么打。约德尔多次请求上前线,都被希特勒拒绝,他也毫无怨言,去不了前线就本本分分地在指挥中心做战略规划,尽职尽责。他和许多优秀的德国军官一样,并不是把打仗作为谋生的手段,而是视为自己的神圣使命。德国战败后,约德尔在1946年被国际军事法庭判处死刑,之后被绞死。

同是德国二战军官,为何一个被判绞刑另一个可以颐养天年?

第二位将军是Hermann Balck(赫尔曼·巴尔克),德国二级上将,被誉为二战中最伟大的战地指挥官。他一直在一线带队作战,指挥军队风格颇具竞技体育精神,在上场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,之后开赴前线。巴尔克打仗崇尚进攻,他的战争哲学就是进攻比防守容易,常常亲自带队身先士卒。他懂军事,懂政治,他始终认为希特勒就是一个政客,他已经习惯于跟希特勒观点不一致。德国战败前夕,他还在与苏联作战,为了谋求更好的出路,他先给猝不及防的苏军来了个主动进攻,然后从容的带兵向西撤退,到奥地利投降了美军。德国战败后,战争法庭宣判巴尔克无罪。之后他在美国生活,活到了89岁,期间美军多次请他讲解作战经验,都被他拒绝,直到85岁高龄才接受专访,分享了他的人生和战争智慧。

同是德国二战军官,为何一个被判绞刑另一个可以颐养天年?

这两个将军都是德国职业军人,同样敬业。但是约德尔是悲剧,巴尔克却是喜剧。

 

在弗里曼·戴森(Freeman Dyson)的《反叛的科学家》(The Scientist as Rebel)中,对这两位将军做了非常深刻的剖析。

戴森认为,约德尔将军视希特勒为神明,对德国有一种宗教式的狂热情感。他的战争只为效忠“元首”,约德尔把战争上升到了神圣的高度,全身心投入到德国的战争事业中,失去了自我,在被审判时不卑不亢,一直不肯认错。而巴尔克则是在战争中发挥自己的才能,实现自身的价值,他不仅仗打得好,而且对士兵都很照顾。他把只是把战争当做自己的工作而已,所以才会在最后给自己和士兵一个出路。于是约德尔死了,巴尔克活着。

同是德国二战军官,为何一个被判绞刑另一个可以颐养天年?

两种不同的价值观造就了两种不同的人生。约德尔没有自己的目标,希特勒的意志就是他的目标;巴尔克却自己主宰自己的意志。从这两种不同文化的角度,放眼当下。让我想起了现代生活中崇尚的许多理念,“真爱无价”、“不惜一切代价”、“全身心”等等。在社会中,就有了“无限”投入爱情,在失去时崩溃和自杀;成年累月投入工作,突然发现自己到了生命的尽头;将所有希望都寄托给孩子,当发现孩子思想不可控制时的无奈和幻灭;不惜一切代价投入到高考之中,名落孙山后万念俱灰。

人生短暂,用有限的敬业和情感投入到工作和学习中,保留自己的人性和自由;用有限的敬业态度去生活,保留自我的独立和幽默。这个有限的精神在于,我们要保持一种独立的自我意识,时刻明白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,而非将自己的人生嫁接到虚无或者他人的精神之上,乃至失去自我,失去人性和理智......。

 

  • 站长微信
  • 扫一扫添加
  • weinxin
  • 微信公众号
  • 扫一扫关注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